这一年,管理体制机制趋于完善

日期:2019-03-12 09:55:28 浏览:77

来源:教育部网站-《中国教育报》 2019-03-09

 

 

 

 2018年是党的十九大开局之年。9月10日教师节,新时代第一次全国教育大会召开。在这次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深化办学体制和教育管理改革,充分激发教育事业发展生机活力。

当前,我国有在校学生2.7亿,教师1600多万名。面对如此庞大的体系,保障、规范、支持、引导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并非易事。这一年来,国家和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坐言起行,不断完善教育管理体制机制,纾解教育痛点难点,转型升级服务职能,写下了新时代的“奋进之笔”。

 

放:归还学校更多办学自主权

 

  2018年,最令南京大学学科建设与发展规划办公室副主任姜田兴奋的一件事是,学校首次可以自主申报审核学位授权点。这样的“放权”对姜田来说意义非凡。

  “过去学位点的审核工作受到很多外界限制,比如什么时候启动、怎么组织论证、学位点如何布局、整个周期有多长等,都不由学校自己决定,现在学校可以按照学科发展的实际需求,更加灵活地进行掌握。”姜田说。

  2018年4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印发《关于高等学校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工作的意见》及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单位名单,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20所高校获准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南京大学作为首批获准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的高校,借此机遇,按照学科规划和人才培养需求,学校自主申报了增列新闻传播学一级学科博士学位授权点和临床医学博士专业学位授权点。

  这一年来,教育部加大“放管服”供给侧改革,进一步推动学校办学自主权落实进程,为各级各类学校“解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教育部学位管理与研究生教育司负责人认为,通过放权部分“双一流”建设高校开展学位授权自主审核,由高校自主新增博士硕士学位授权点,可以进一步激发高校办学活力,加快“双一流”建设。而且,随着经济转型升级加快,不断产生对部分领域高层次人才的脉冲式、阶段性需求,需要高校在专业设置和一级学位博士点等方面对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响应更快。

这一年来,教育部精简规范评审评比评估和竞赛。2018年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分类推进人才评价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把教书育人作为教育人才评价核心内容;8月,发布《关于深化项目评审、人才评价、机构评估改革的意见》,对教科领域名目繁多、耗神费力的评审评比乱象予以厘清,为教师和科研人员减负。9月,教育部印发《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试行)》的通知,坚决治理各类违规竞赛活动。管理办法规定,竞赛以及竞赛产生的结果不作为中小学生招生入学的依据,并且对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实行清单管理制度,每年动态调整一次。随着2019年1月第一批清单的新鲜出炉,意味着我国中小学生竞赛活动管理进入规范化轨道,为“减负”又加一层筹码。

 

评:咬定政府教育职责不放松

 

  2018年,31个省(区、市)省级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迎来了一次“大体检”。地方办学水平如何?师生合法权益有没有得到保护?教育保障到不到位?这些事关民生的教育问题,将成为对地市履行教育职责考核的重要依据。

  为推动省级人民政府提高履行教育职责的积极性、主动性,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印发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办法的通知》,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对省级政府履行教育职责开展评价。

  一个时期以来,地方政府教育综合督政工作不断深入,国家对省级人民政府教育投入、教师队伍建设、素质教育、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等专项督导工作也不断加强,收到了良好的成效,但对省级人民政府教育综合督政制度一直缺位。建立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制度,是在教育督导范围和层级上的一次重大突破,填补了对省级人民政府教育工作综合督政的制度空白。

  这一年来,如何在这次省级“大考”中考出真成绩、考出好成绩,成为了各级政府的重要议题。

  2018年5月,首轮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工作渐次展开,推动完成教育标准化工作顶层设计。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派出32个核查组,对31个省(区、市)省级人民政府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实地核查。

  这次实地核查的内容,主要包括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情况,落实教育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情况,各级各类教育发展情况,统筹推进教育工作情况,加强教育保障情况,规范学校办学行为等6个方面、38项测评内容、92个测评点,着实是一次严格、深入、全面的考试。

目前,各地也纷纷自检自查,出台相关文件,对各级政府教育职责履行好坏进行统一评价。如山东省将学前教育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师资队伍配备、规范办学行为等重点和难点工作等写入评价内容,不仅将评价结果作为政府及其有关部门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进行考核、奖惩的重要依据,而且对相关部门与负责人进行问责。

 

  管:吹响推进依法治教总号角

  

3月7日晚,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不获全胜决不收手”的金句刷屏社交平台。这是他在参加全国政协教育界别联组会,提到治理校外培训机构这一话题时,给出的坚定决心与郑重承诺。

  “为了保证素质教育落地,去年教育部出台了史上最严‘减负令’,调研摸排了全国40.1万所校外培训机构,整顿了27.3万所。”为遏制日益野蛮生长的校外培训机构带来的突出问题,2018年2月以来,教育部会同有关部门先后印发了《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等。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再次明确让校外培训机构从“野蛮生长”进入“有序发展”的决心。

  这是一场持久战,目前阶段性成果显著。截至2018年底,全国2963个县(市、区)完成整改率达93.08%。这对治理校外培训乱象、维护良好的教育生态、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负担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减负令”的发出,是教育部推进依法治教的先声。当前,教育现代化发展对一些重要领域,比如家庭教育、终身学习、招生考试、师生权益维护、学校管理、教材管理、教学行为规范、学校安全等方面涉及群众和公共利益的重要领域,都提出了十分迫切的立法需求。

  2018年11月,全国教育法治工作会议召开,这是新时代教育系统召开的第一次全国性教育法治工作会议,发出了新时代全面推进依法治教的动员令。

  陈宝生部长说:“教育管理中的越位缺位错位不到位等问题,需要改革来探索、来开路,需要法治从根本上来厘清关系、划定边界、保障到位。”他认为,面对新的形势要求,教育法治要真正为教育改革发展开拓道路并保驾护航,仅仅跟上教育改革发展大局是不行的,“必须先行一步”。

  深入推进各级各类学校依法治校是全面依法治教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在各级教育部门推动下,“一校一章程”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学校的标配。如何用好章程,真正按章程办事治校,从章程的制定转向章程的实施,成为推进依法治校工作的重点。

  教育管理体制机制改革仍旧步履不停。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在阐述教育系统要深入实施“奋进之笔”时,陈宝生强调:要克服“顽瘴痼疾”破除体制机制障碍;把教育评价改革作为“最硬的一仗”来推进,继续大力度深化教育管理方式改革,瞄准服务高质量发展深化改革,破解继续教育发展难题,深化开放促进改革,在一些标志性、引领性、支柱性改革上取得突破。

其声铮铮然,可期亦可待。

(本报记者 李萍)